NSA全球监控无孔不入 白宫每日简报半数来自NSA

  中新网11月5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网络遍布全球,白宫的每日“总统情报简报”半数以上来自国安局。

  今年4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造访白宫,跟奥巴马讨论了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巴以和平谈判,以及气候变化问题。这是一次亲切友好的例行交流。

  美国国家安全局(简称NSA)仍然提前开展了工作,窃取了潘基文在这次会晤中的谈话要点,之后还将此事作为“行动亮点”,在每周的内部工作汇报表上大加炫耀。就算奥巴马看到了NSA那条无关紧要的提示,也很难想象这能给他在一场友好交谈中提供何种优势。(白宫不愿透露奥巴马是否读了那些要点。)

  但这件事象征着NSA运转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的一项原则:如果能以任何方式监控一个外国目标,只要这个目标具备任何能够想到的用处,无论这种用处是现在的还是将来的,NSA就应当监控。毕竟,美国情报官员揣测道,谁能发现呢?

  数以千计的机密文件,勾勒出了NSA“电子杂食动物”的形象,它拥有惊人的能力,可以在世界各地进行监听、实施黑客攻击,窃取各国政府和其他目标的秘密,同时守护着自身运行的保密性。NSA会习惯性地监控盟友和对手,最近几个星期以来,这一点已经变得很明显;该机构的官方任务清单显示,它利用监控手段在法国、德国等盟友面前取得“外交优势”,从日本、巴西等其他国家那里取得“经济优势”。

  巴西总统迪尔玛�L广夫得知自己受到NSA监听后十分愤怒,今年9月,奥巴马站在她身旁时显得局促不安。从那时起,这样的抗议就层出不穷,包括欧洲联盟、墨西哥、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尴尬的美国官员开玩笑说,很快就会有外国领导人抱怨NSA没有监控他们,让他们感觉受到了轻视。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小詹姆斯删克拉珀一直把这种抗议称为厚颜无耻的虚伪表现,因为那些国家自己也在开展间谍活动。但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承认NSA的监控活动,就规模而言与别国大为不同,毕竟该局拥有3.5万名员工,每年经费有108亿美元。他说,“毫无疑问,从实力来看,我们可能会让地球上其他所有机构相形见绌,也许只有俄罗斯例外。”

  自从爱德华J斯诺登从6月开始公布NSA的文件以来,持续不断的爆料已经引发了自NSA在1952年成立以来,有关其使命的一场最广泛的辩论。人们对美国最大情报机构NSA的审视,引发了一场关于其宗旨和正当性的危机,白宫已下令对国内和国外情报收集活动进行审核。虽然大量注意力都集中在NSA是否侵犯了美国人的隐私上,比如国会和另外两个审核小组就正在调查这个问题,但其他各国对美国监控活动表达的愤怒,已经引发了影响更为广泛的问题。

  如果行动的秘密性不再能得到保证,在外国开展监控活动的政治风险在什么时候会超过情报所带来的利益呢?很多外国公民现在使用美国的电邮和互联网服务公司,他们的隐私是否应该得到保护,不让NSA染指?美国互联网巨头与NSA的合作,无论自愿与否,会在国际市场上损害它们的利益吗?NSA破坏加密手段的秘密活动,是否让互联网变得对所有人都不那么安全了?

  情报史学者马修M�e德在2009年写过一本关于NSA的书,他说,充满敌意的质问从四面八方朝NSA袭来,这样的情况是过去没有过的。

  “从NSA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场灾难,”艾德表示,“每次出现新的爆料,NSA需要受到遏制的想法都会更加深入人心。这会造成政治后果,也会在行动层面上产生后果。”

  英国《卫报》向《纽约时报》分享了斯诺登取得的大量NSA机密文件。通过对这些文件进行审阅,可以对NSA的文化和在全球的运作,得到详尽的了解。(在NSA的要求下,《纽约时报》隐去了一些细节,因为官员说它们可能会影响情报活动。)NSA似乎在监听全球每个角落,收集每一条电子信息,无论它有多微不足道,只要能增进美国政府对世界的了解就行。对某些美国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安慰,但对于其他一些美国人以及外国人来说,这显示着NSA已经失控。

  奥巴马和高级情报官员为NSA进行了辩护,称它在防止恐怖袭击方面发挥了作用。但正如泄露的文件显示的那样,反恐只是NSA拿出的一则误导他人的狭隘“卖点”。该局的议程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它的规模和侵略性令人震惊。

  NSA的Dishfire数据库(NSA的所有活动都有一个代号)存储了很多年里全球各地的短信,目的只是以防万一;它的Tracfin数据库收集了大量的信用卡购物信息。在约旦的一家网吧里假装发短信的家伙,可能正在使用一项代号为“极地微风”(Polarbreeze)的NSA技术,入侵附近的计算机。

  在NSA的全球电话簿项目上,投资再大也不嫌大。这个项目的宏伟目标是:“完全掌握”在通信网络上传送的外国情报。但对于一个政府机构来说,它的语气也惊人地说教。这也许是为了反击任何“监控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的观念,他们把信号情报,或称Sigint,即电子拦截技术的术语,描述成了一种崇高的工作。

  “信号情报专业人士必须占据道德制高点,即便在恐怖分子和独裁者利用我们的自由之时,”这份计划宣称。“一些对手为了推行他们的任务会不择手段,会运用任何说辞,但我们不会。”

  由斯诺登取得并分享给《纽约时报》的NSA文件有数千份,时间大都在2007年至2012年之间,这些文件是约5万份主要关注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讯总部简称GCHQ)的文件的一部分。

  NSA及其在政府高级官员中的辩护者表示,这对美国的安全及其世界地位十分关键。这些高级官员依赖NSA的机密报告。他们提出,被挫败的恐怖袭击阴谋、被追踪到的核武器扩散活动,以及外交官们掌握的信息都能证明这一点。

  然而斯诺登发布的文件有时似乎也突显出,即使有详尽的情报资料,单靠情报本身,能做到的事也很有限。NSA在阿富汗进行了地毯式的监控,按照这些文档的描述,监控范围既涵盖政府官员,也涵盖塔利班第二级作战人员的巢穴。但在科技水平低下的敌人面前,NSA的监控并没有帮助美国取得明确的胜利。在叙利亚聚集化学武器之时,NSA也一直在进行追踪,但该局了解的情况并没能避免今年8月大马士革郊外发生的血腥屠戮。

  许多知情人士透露,每天清晨在“总统每日简报”中提交的情报摘要中,有超过一半是NSA提供的――这项指标说明了美国间谍的成功。

  • $15.21
  • 08-09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