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议会现起哄事件 安倍重视女性政策难堪

  6月18日下午,东京都议会召开全会讨论少子化对策问题。众人党女议员盐村文夏就相关议题发言质询。当她讲到东京目前有不少女性由于晚婚而不得不接受不孕症治疗,各种负担沉重,希望都政府予以政策支持之际,会场内有议员开始起哄,吵声来自最大会派自民党议员们落座的方向。

  盐村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不料,会场还是有人继续起哄,甚至有人说,“你自己要带头生孩子啊”、“是不是不能生啊”、“你自己为何不早点结婚呢”……一时间会场爆笑迭起、混乱不堪,盐村的发言也开始带着哭腔。发言之后回到座位上时,黯然神伤的她掏出手帕独自抹泪。

  会后,盐村愤怒地说:“我也是为结婚和生育发愁的人之一,为女性代言(却遭这般侮辱)真是气愤。”

  此事很快激起了日本社会的愤怒,纷纷对起哄议员的流氓行径进行讨伐。19日,东京都议会接到了上千件抗议书;20日,投诉电话更是被愤怒的民众打爆。

  日本向来自诩礼仪之邦,像都议会这种必须着正装出席的庄严场合,竟然发生针对女性议员的性别歧视与骚扰丑行,仿佛起哄者并非身居庙堂、日理万机的政治家,而更像是终日醉心于歌舞伎町的市井之徒,实在是为人所不齿。

  有英文媒体对此大感困惑和鄙视,报道称,“哇,这都21世纪了啊”,“议员们是被选出来帮助国家(建设的),怎么他们自己的意识却还没脱离旧石器时代”?

  面对舆论压力,连日来,日本政要的脸也挂不住了。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批评称,“此等毫无品格可言的起哄绝对要谨慎”,“决不允许伤害女性尊严”。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说:“如发现有涉及性骚扰的发言,务请东京都议会发挥自净职能。”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说:“但凡为人,就清楚这种起哄是个大问题。”而同为女性政治家、长年推动对不孕症治疗支援政策的自民党政调会长野田圣子表示:“我一直都在和这种行为战斗。就是想要他们记住,当今已经不是性骚扰起哄所能通行的时代了。”

  日本老龄少子化问题不断恶化并呈积重难返之势,业已成为制约其国家发展的最大障碍。当前,日本所呈现出来的诸多战略焦虑与慌乱很大程度上也源于此。

  安倍政权在5月中旬确定了具体人口目标,希望借此扭转人口危局,即到2030年将人口出生率提高至2.07,到2060年使日本人口能维持在1亿人的水平,同时将65岁以上老龄化人口的比例控制在33%以下。安倍政权为此还提出了“重视女性”的政策,即到2020年,日本企业的董事会中女性管理人员要达到30%,并对聘用女性职员的企业予以各种优惠政策。

  可是现实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有报道称,70%的日本女性在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就再也没能重新回到职场。日本只有15%的企业有适合女性经营管理人员的职位,而企业的经营管理者中女性所占的比例实际上更是少得可怜,仅有区区的1.6%。

  再看日本政界,所谓“重视女性”的现实就更加“不堪入目”了。东京都127名议员中女议员仅有25名,而国会722名议员中女性议员也不过78名。东京都议会出现这种“即便同朝为政,亦可公然欺辱”的性别歧视行为更昭示这样一个事实:日本距离真正重视女性之路还相当遥远,与安倍在国际社会四处兜售的“处处享有真民主、真人权”的社会绝非一回事。(张建墅)

  • $15.21
  • 08-31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